集團簡介 加到我的最愛

信託行業全面進入轉型期

信托行業全面進入轉型期中融信托家族信托試水 “標準化"

當信托行業全面進入轉型期,全球資産配置大潮來臨之際,各大信托公司陸續成立家族辦公室,推出屬於自身特色的家族信托産品。

4月23日,中融信托以一款“中融信托?承裔澤業標準化家族信托産品”大舉布局家族信托。
業內人士指出,在行業定制家族信托如火如荼之際,中融信托將産品標準化,很可能就此開辟一條家庭信托在中國的發展新途徑。而以標準化産品試水家族信托並鎖定高淨值人群後,定制化與專業化之路將會水到渠成。

開啓家族信托“標準化”
俗話講,富不過三代。對於資産千萬,乃至億萬的富豪而言,如何將自己的財富保值傳承下去,成爲最大的困擾。
在專業人士看來,家族信托可以幫助企業家防範在婚姻、債務、繼承等方面可能面臨的風險,進而使家族財富更加持久,伴隨著財富傳承的還有經驗、文化、價值觀及資源,這樣更大的家族財富就更容易被創造。

4月23日,中融信托在北京正式發布名爲“中融信托?承裔澤業標準化家族信托産品”。該産品由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設計、發布、運營,同時聘請長期從事家族信托、稅務、婚姻繼承等領域理論與實踐的臺灣專家團隊提供咨詢服務,旨在爲更多的中國家庭提供專業的家族信托服務。
據記者采訪了解,該款産品與業內家族信托最大的不同是其標準化,且可以全面滿足客戶資産保護、子女教育、婚姻保障、退休贍養、財富傳承、全權委托等六大需求。其産品起點爲1000萬人民幣,核心目標資産包括資金及金融資産。

除此之外,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可提供股權、房地産等一攬子資産信托方案;信托期限十年起;收益分配、權利義務、資産管理模式、操作流程、服務流程等都具有類型化的特點。
格上理財研究中心研究員王燕娛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家族信托在我國雖然已經起步,但是由於經驗較少,且每單産品都是針對客戶量身定制,因此耗費大量人力、精力,曾聽說某銀行爲一單家族信托曾組織過幾十人的一個團隊去參與。所以非標準化是家族信托在我國難以快速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王燕娛看來,中融信托此次將家族信托産品標準化,很可能就此開辟一條家庭信托在我國的發展途徑,但同時,也可能由於“標準化”,會産生一些問題,畢竟每個投資者的情況都不同。
對此,中融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執行總裁、家族辦公室總經理汪巖焯指出,與客制化相比,標準化産品相對標準,但並不簡單,仍然倡導顧問式營銷,擴展性更強。標準化是客制化的起點,客制化是標準化的高級階段。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將會持續創新,爲更多家庭提供操作簡單、持續受益、可供選擇的家族信托服務,幫助中國家庭更好地實現財富保護與傳承。

作爲臺灣專家團隊的代表,喬捷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健民進一步解釋,標準化家族信托産品的含義就是把“家族信托規劃服務”變成“家族信托金融産品”的過程,標準化家族信托産品體現在産品規格標準化、營銷流程標準化、信托規劃標準化、操作流程標準化、服務流程標準化。

據其介紹,臺灣發展家族財富管理四大進程也是從標準化信托開始,即標準化家族信托、定制化家族信托、境外信托及家族辦公室服務。
主打財富傳承

投資即有收益。不過,記者註意到,此次中融信托推出的這款標準化家族信托的預期收益明確寫明“不保證信托本金或收益”。

對此,汪巖焯告訴記者,此款信托産品主打的目標是財富傳承,很多有家族財富管理需求的高淨值客戶理論上對收益率並不敏感,能夠保值和傳承則是他們的最大訴求。爲此在信托中專門引入了連續受益人機制,實現多代財富傳承,這是該産品最大的創新點。
“如果客戶想實現財富增值,可以選擇其它的産品。立足於財富傳承,甚至是實現隔代繼承,實際上是對法律的全新挑戰”,汪巖焯如是說。

據汪巖焯介紹,2014年,中融信托家族辦公室正式成立,家族辦公室主要由法律稅務專業人員組建,重點參考和借鑒了臺灣信托法制與財富傳承、私人銀行實務。同時,持續保持對日本、英美法系衡平法信托傳統的開放借鑒態度,力爭打造適合於當前階段大陸財富傳承特點,並具有容納性、延展性的標準化和系列客制化家族信托産品。
事實上,對於處於轉型中的信托公司,以中信信托、平安信托爲代表的大型信托公司都在陸續推出自己特色的家族信托産品。不過,在一些市場人士看來,其象征意義大於實質意義更多些,真正能夠參與家族信托的高淨值人群還是有限。

在汪巖焯看來,一方面家族信托在國內市場的需求真實存在,另一方面經濟和政策環境也促使信托回歸本源,開展事務管理型業務,這也正是家族信托在中國擁有廣闊前景的原因。現在1000萬以上的高淨值客戶非常多,對於財富管理期望非常高,此次産品的門檻也是市場化的選擇。

對於目前的家族信托的現狀,王燕娛直言:我國銀行業和信托業是以資金業務爲中心發展,私人銀行和信托公司缺乏非資金財産的管理能力。甚至是信托合同的擬定、收費模式、盈利模式、增值服務等,目前都需要根據國外已有的經驗來逐步摸索。
“因家族信托是以客戶爲中心,任何條款和服務均可以根據客戶的要求量身定制,因此管理機構要耗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而未來這些條款的可行性和效果也有待驗證。我國雖已有幾款家族信托成功發行,但相關信托經理也坦言,試行的家族信托也是在摸著石頭過河,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王燕娛如是說。

投資者如何選擇家族信托産品,王燕娛表示,目前非資金財産還未被允許信托化,這是投資者要考慮的一個問題。另外,即使不承諾增值,但應該做到保值,或至少也要設計一個信托公司職責、利益和投資者及其家族利益捆綁的機制來約束信托公司的行爲。
此外,因家族信托是一個長期運行的産品,時間長達可能幾代,那麼信托公司現在有無考慮到未來的情況,比如幾十年後信托公司出現問題,由誰來繼續管理産品,有無合理的退出機制等等。

http://www.homilychart.com/zg/zg_content/cn/91546.html

Comments are closed.